手機訪問
愛開大學生短篇小說

攜手共進極樂世界

 滿頭白發,滿臉疲憊之色,愁苦籠罩著九斤老漢整個人,他已經83了,而老婆史翠翠腦梗睡在炕上已然十年。翠翠雖然小九斤十歲,但十年來癱睡在炕上。九斤老漢端屎送尿喂飯喂水,今個中藥,明個輸液,也許藥不是外國藥,所以到現在始終沒個好的跡象。九斤的愁苦還不在此,關鍵是他和老伴的吃喝斷供了。
 
    十年前,九斤老漢會種地,地里刨鬧些玉米插種豆類,秋天,這些海量的玉米和豆類再換些零用。日子過得緊巴巴的也還能吃稠喝稀。那幾年積年累月的玉米,每年總是存放新的,換用舊的,滿滿的九大甕玉米,是他們的生活保障。
 
    可是比九斤老漢小10歲的翠翠突然病倒,她病的太快,太突然,九斤老漢有點不信這么多的藥怎就治不好個癱瘓病,不惜花費,誰說聽誰,只要說那個醫生有兩下他就請,用了一大甕的玉米換醫藥費,結果翠翠還是那樣,所不同的是翠翠能含糊和九斤老漢聊天了,從此九斤老漢死心了,每天只上心給她吃喝接屎接尿,累得腰酸腿困。
 
    翠翠在這個家是有功之臣,自嫁給他,一口氣為他生了六個小子四個女兒。九斤老漢不能賣良心不管她。
 
    九斤老漢清楚地記得,因為孩子多,吃喝緊張,翠翠的坐月子簡直是一場好戲!看的人又想笑又想哭!
 
    坐月子的特供飯熟了,稀溜溜的拌湯也只是一碗。碗送到翠翠的手上時,孩子們除了會爬的,剛生的,凡是能坐的,全都圍過來,坐成一圈圈。個個睜著渴望的眼神,看著母親吃。翠翠不好意思了,就揀最小的喂他一口,下面的吧唧聲咽唾沫聲就會頻頻傳出,甚至會有大的阻擋小的往前探身子的動作。翠翠發火:“算了,我不吃了,排隊等著,一人一口!
 
    那年月能有什么好吃的?一碗拌湯加一顆雞蛋,從小的開始一人一勺,輪到最后,大的也會迫不及待的把碗掰下來,整個頭塞進碗里舔干凈碗底子才算。
 
    有時翠翠逗他們:“從左邊開始還是從右邊開始?”左邊的娃立刻舉起了手,翠翠偏偏從右邊開始。她的勺子像指揮棒走到哪里,孩子們就會爭著搶著再來一次調換位置的動作。有時會微微發出拳腳相加,弱者委屈和因吃不到而大聲的哭聲......
 
    翠翠拉扯這伙孩子不容易啊!不過,翠翠也有一手,用吃喝獎勵。這樣,會拉風向的拉風箱;會摟柴火的摟柴火;會去溝里飲牛的去飲牛。大一點的女孩帶弟弟去掰玉茭子,大一點的哥哥帶弟弟去地里拔草。總之,十個兒女按勞分配,漸漸的老大佳慶16歲了,不愛念書,就去學開拖拉機。學會了,九斤老漢賣了好多玉米棒子,給他添置了一輛小四輪,還為他娶了一房媳婦,老二佳福拿了幾百塊錢去學裝潢,沒過幾年也娶到了老婆。
 
    翠翠病倒了,九斤老漢的玉米再不會像過去一樣8+1,還是9。而是8-1-1-1......因為九斤老漢顧了這頭顧不了那頭。翠翠睡在床上吃喝拉撒,離不開九斤老漢。再說,九斤老漢也73歲了,成不了龍變不了虎。按說這家人兒女成群勢力大,合心過日子,哪有過得窮兮兮的樣子?
 
    俗話說,兒隨婆姨女嫁漢,剩下兩老沒人看。一點都沒說錯,開放了,老大佳慶受不住外界的誘惑跑到南方打工,老三佳祿開始擺弄拖拉機。兩個女兒也都嫁了。所有兒女八仙過海各顯神通,棄學打工到大世界去混。連最小的兒子佳佳過了兩年也跟著哥哥去了南方。
 
    家里留下老兩口,一個七十三、一個八十三;一個病癱,一個蹣跚。為了活命,九斤老漢院子里重點蔬菜,陳年的玉茭子換點白面、嫁到外村里的二女兒隔三差五的給點豆片、小米。跑到遠方的不管是兒子還是女兒因為電話費貴,半年不來一句話,不知道家里的老人還張著兩張嘴要吃要喝。
 
    五年前,大兒佳慶和媳婦年底見面,吵了一架,大年初一,尿盆里的尿水都被拳打腳踢翻扣到炕上,什么原因?因為打工遠,丈母娘過世,作為女婿的佳慶不舍路途上的來回花銷,沒回來喪葬丈母娘。丟了媳婦的臉,媳婦就宣告,你媽癱在炕上,也別想望我給她口水喝!
 
    這一宣布壞了大事,老二媳婦說,大有大樣,有她熏樣子我們照著做。
 
    老四剛剛自娶了媳婦,也微有怨恨“爹媽給老大老二娶媳婦買拖拉機,老三也算沾了點家產味,我,還有老五老六都沒沾家里的一毛錢。就算石縫里蹦的也該有石頭塊塊吧,就算爹娘老了,媽癱在炕上不信白銀手鐲沒有一兩對攢著,有點銀皮皮也該給我們這幾個小小分了。爹媽一碗水端不平,我們自娶媳婦已經是弱小螞蟻站起尿,哪有力氣管家里,大嫂二嫂三嫂分家產了,兩老人你們不管誰管?”
 
    當時,九斤老漢梗著脖子說:“你們誰也別管,我憑我的玉米活!”可是眼下,第九個甕挖見底了,半袋玉米不知有沒有30斤,老兩口的吃喝眼看斷頓了。
 
    九斤老漢對說話舌頭僵硬的翠翠說:佳慶他媽,我們就剩半袋舊玉茭了,雖說保管的沒起蟲蟲,但已是陳放八九年的東西了。
 
翠翠用含糊不清的口齒問:“糧甕都掃干了?”
 
    “干了,干了。我想來想去,決定了——翠”翠翠說:“久病床上無孝子,我幸運,有你伺候,誰先死,誰有福。我——”還沒說完翠翠愛迷糊,就睡走了,眼角滴下大滴的眼淚。
 
    九斤老漢嘆了口氣,心想只有等她醒來和她商量個事,打開窗子說亮話也許她會愿意的......
 
    “你睡吧。”九斤老漢到了空窯,把放在門板后面半袋玉米提了提,思忖:“就兩袋老鼠藥,不多,這點玉米他們難好意思也給換吧?明天,兩個人就不會再張口吃東西了。另外還得寫個聲明,此事不關村衛生所,是兩口子商量后干的。不然幾個混小子找人家麻煩,死都不能安然。”
 
    “他爹——喝口水!”翠翠在東窯里喊。
 
    九斤老漢趕忙收住思緒,提著半袋子玉米蹣跚地走過來。“孩他媽,醒了?”翠翠含糊應了一聲“嗯!”
 
    “孩他媽,我這兩天頭頂子憋的難受,記得不,十年前,你就是這樣說的,第二天就睡在炕上,十年了。要是我不得這個病還能伺候你幾年。可是我83了,要不是你離不開我,我早就活夠了。”
 
    翠翠僵硬的臉上有了笑紋,瞧去卻是苦相。“夠了,我也活夠了。說實話,我這十年的陽壽是你給的,到甚會都感謝你。要不下輩子我們還做夫妻。”
 
    “得了吧,你害我十年了。翠翠,不說笑了,如今就剩這點東西了,我們是不是——”九斤老漢提起來那半袋玉米要跟她商量心中那重要的決定,誰知翠翠一著急,又迷糊過去。
 
    九斤老漢深深嘆口氣:“就這點話,說了一早晨,要不我先去衛生所買好了藥,再和你商量吧。”
 
    九斤老漢背著糧食步履艱難地去了村衛生所,把紙條偷偷塞到一個抽屜里,然后顫著白胡須說:“家里老鼠折騰的厲害,這點糧食換點老鼠藥夠了吧?鼠藥要足勁的。”
 
    看著九斤老漢眼屎糊滿的眼角紅紅的,村衛生所的梁武大夫不由得哀嘆:“就你那個二女兒還曉得給你送點吃喝,但是一輩子也貼不上工夫伺候她媽,你白養他們了。”
 
    “兒,女兒都有自家的活法,我這不是活的挺硬朗嗎,他們過來還嫌幫倒忙呢。不說了,你給我藥,我趕緊回去,不然翠翠醒來看不見我不行。”
 
    梁武大夫說:“你要鼠藥,拿兩袋去吧,放心,剛進的貨,足勁!我曉得你們的日子全靠那點陳年箅玉米。不用換!”
 
他這話九斤老漢懂,村里人和他打交道都是收一點就換,根本不論斤稱,大家都知道九斤生了十個兒女沒一個頂事的。不用說他拿著玉米來換,沒有糧食也得給,誰沒個老來時呢?可九斤老漢從來不叫眾人吃虧。
 
    九斤老漢把藥踹到懷里,出了衛生所的門,把玉米悄悄放到門口趕回家去。
 
沒說錯,翠翠已經醒來,大眼睛轉著看九斤老漢在不在。
 
    九斤老漢回來坐炕沿開始他的商量話題。“翠翠,我頭疼得厲害,說不定等不到明早我也并排睡在你的身邊,只是誰來伺候我們?”
 
    翠翠說:“你說的我懂,那我們尋個死法......”
 
    “你愿意?天是藍的,死是難的......”
 
    “我愿意,就怕你給我喂了藥你又后悔,哄了我,你好活。”
 
    九斤老漢苦笑了,“那我先喝,緊接著喂你,然后我們手拉手睡平等待。商量好了啊,不許反悔!剛才我趁你睡覺已經買回了藥,我一袋,你一袋.....要反悔還來得及。”
 
    翠翠流著眼淚。
 
     “哭了?反悔了?要不就不用喝那東西,咱要怎地就怎地?”九斤老漢最后提示。
 
    翠翠流著淚說:“不要廢話了,你先刮胡子,再幫我坐起來,拿梳子幫我攏攏頭發。二女兒買的壽衣咱都穿起來。你要有決心,就弄兩個小碗我看著你先喝,你要是反悔,就把碗摔碎,給我一個碗瓷片,我割腕。我拖累了你十年,該了決了。你的頭疼設或不是癱病,你就多活幾年吧。”
 
   “你說什么?那我們還等什么?”九斤老漢從懷里掏出老鼠藥,讓翠翠看清楚。然后兩人洗臉攏頭發刮胡子。打扮停當,九斤老漢把兩個小碗擺在翠翠的眼前。用溫水調均,然后端起一個小碗不歇氣地咽了下去。
 
    奇怪的是翠翠不再迷糊,她的大眼睛盯著九斤喝完。當九斤老漢把另一小碗的藥水送到她的嘴邊,翠翠平靜地喝下去,然后說:“我們年輕時都沒拉手手,親口口,現在來一個。
 
    九斤老漢說:“你啊,風流老死也不改。”
 
    兩個人終于迎來了巨大的肚疼,漸漸地嘴巴里滲出了烏黑的血,但兩個人的手傳送著挺過去的力量,終于挺過艱難,雙雙到了極樂世界。                       
 
    白色的告天紙掛起來了,而且是兩串!告天紙下傳來的哭聲吵鬧聲卻是滿滿的怨言:爹媽,你倆到那邊涼快去了,外人怎么看我們?村人會用唾沫水淹死我們的。
 
    佳慶良知少存,看著爹緊緊攥著母親的手,雖然恩愛,但活的失望,相互扶攜最終走向黃泉,感覺如芒刺在背。不由責罵弟妹:“我們兵挺挺得六個兒,四個女,居然把爹媽逼到這種地步,還有臉說這話嗎?”
 
    開著拖拉機跑外被叫回來老三佳祿說:“誰人背后無人說,哪個人前不說人?爹媽的事叫他們笑話去。都八九十了,活得也夠本了。”
 
    佳慶過去就是一巴掌,隨后憤恨地說:“他們夠本了,該死了?咱媽睡在炕上十來年了,你伺候了幾天,你媳婦伺候來沒有?老四老五,你們也說說,你們成天云天駕霧地掙錢,老人活不下去,你們添不上工夫,給過他們一分錢來沒有?”
 
    佳祿抱著被打紅的臉說:“說人不如人,說說你自己,你老婆伺候咱媽咱爹來沒有,有大不顯小,我們是照著你的樣走下去的。你老大做不到的憑什么讓我們做到?”所有小兄弟們一副很無辜還委屈的樣子。接下來是妯娌們的口舌大戰。
 
    往日被村人羨慕、人多勢眾的張家大院,此時分崩離析......
作者: 來源: 發布時間:2019-06-30 關注:
相關文章
大學生熱點信息
  • 吊帶衫美女搭配七分打底褲,時尚又美觀清新減齡吊帶衫美女搭配七分打底褲,時尚又
  • 短袖t恤時尚同時也不失性感短袖t恤時尚同時也不失性感
  • 雪紡連衣裙,涼爽舒適又時尚雪紡連衣裙,涼爽舒適又時尚
  • 北京街拍吊帶衫美女,優雅時尚很有女人味北京街拍吊帶衫美女,優雅時尚很有
  • 吊帶衫美女潮流街拍,穿搭時尚美腿修長吊帶衫美女潮流街拍,穿搭時尚美腿
  • 女大學生用衛生棉條,不慎卡在身體取不出女大學生用衛生棉條,不慎卡在身體
  • 為什么校園貸受騙的大多是女大學生?為什么校園貸受騙的大多是女大學生
  • 在英國,從事性工作的大學生比你想象的更多在英國,從事性工作的大學生比你想
  • 女孩穿連體褲怎么上廁所?教你怎么穿連體褲女孩穿連體褲怎么上廁所?教你怎么
  • 女大學生又遭遇偷拍 常住酒店該如何提防女大學生又遭遇偷拍 常住酒店該如何
  • 陳都靈一襲紫色真絲連衣裙仙氣十足甜笑迷人陳都靈一襲紫色真絲連衣裙仙氣十足
  • 景甜時尚職業裝西服照,優雅干練笑容明媚景甜時尚職業裝西服照,優雅干練笑容
  • 秦海璐穿碎花連衣裙身材高挑氣質出眾氣場強秦海璐穿碎花連衣裙身材高挑氣質出
  • 陳都靈穿熱褲短褲秀美腿 撩發瞬間現女神氣質陳都靈穿熱褲短褲秀美腿 撩發瞬間現
  • 李沁穿雪紡連衣裙 西裝外套美腿超養眼李沁穿雪紡連衣裙 西裝外套美腿超養
www.atigoo.live 愛開大學生©版權所有 轉載請保留愛開大學生版權信息
什么是快乐时时彩